预先体会十年二十年以后的感想,往往能够使人把眼前的艰苦看淡。

傅雷《傅雷家书》
#[23] #[29] #[221]